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农历 戊戌年十一十三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系统帮助
跳过导航链接
首页
数据库列表
跨库检索
在线提交
在线审核
后台管理
帮助
欢迎进入信息资源建设与管理平台!    
川甘数县边民分布概况上一条 下一条
作者李安宅
刊名新西北
1941,1942
期(卷)号4卷2——6期,5卷4——6期
文摘 这一篇报告,假若按着应有的性质而完成的话,应该叫作”川甘青连界边民分布状况“,因为后一名称才表明一个自然区域—即叫作”安多“(阿木多)的藏民区。安多成为一个自然区域,就等于西康,前藏,后藏等各个成为自然区域一样。国人对于所有藏民区域多不明瞭,不过一切藏民区域之中,安多又是最少被人知觉的角落;因为划归三省以后,国人视为内地,便无过问的预备了。
可是安多区到底有多大面积,多少人口,则从来没有人知道过——其他资源政教各方面更不必说。以松潘一县而论,估计面积即十八万到七十万方里,已较浙江一省大过十余万方里。青海方面,作者没有长期考察过,不便道听途说。川甘两省方面则是因为有了亲身经验的材料,乃先列举边民的分布与名称。只是即在这两省范围以内,也不是应该看的都看过,所以标题只限两省,而且限于数县。这数县,在四川有汶川、理番、茂县、松潘;在甘肃有岷县、卓尼、临潭、夏河。若要再具体一点,则除以此为根据再以图表来表明人口的分布与确数以外,还要将青海一大部及甘肃的西固、武都、文县也都包括进去。
如此,本篇材料只是限于安多全区的一部份。
西北是氐、羌、西戎等原始部族所居之地,可是现在看不见他们的痕迹,只有汉、藏、蒙古及信奉回教的了。恐怕是唐时西藏(非当时名)向这一带移民,致使原始部族不是南迁便已同化于汉藏之间了。因为历史上有氐、羌、西戎等名目,现在乃不见于甘肃与青海,所以一般误解,以为他们与藏民乃是异名同实的。现时一般的说法都是如此。然而在四川,羌戎各部落依然不在少数,并峙于汉藏之间,所以知道在甘青并不如一般所假定的那样简单,至于藏民繁殖于安多区以后,许久都是同化他人,向外发展的阶段,以后,一方面经了回教徒那样吃苦耐劳的经济势力的浸贯,以及不断的武力运用,乃使藏民区有了回教徒的足迹。另一面因为汉教(儒教)与回教的不谅解,经过长期的间歇的变乱,大批的回教难民逃至藏民区,又使原来的闭关政策无法维持,而汉民逐渐步了回民经商的后尘,设局置县的事也就日长月增起来了。
不过这一藏民区在藏民移殖过来以前,已经有了汉人的文化,并非原来就这样的。第一、古城的废址,到处可见,著名的,譬如现在的松潘,乃是当初的松潘二州合并的,而潘州废址已夷为松潘迤北的草地了,古时的叠州已沦为叠部(俗称铁布)巴什弹卡的荒丘了,不著名的,例如甘肃临潭的江卡寺,“江卡”即“加科尔”,乃“汉人城”;夏河县境北四十里的八角城,东九十里古堆寺东山上的废城,山下的马圈,南两站路西仓新寺迤西的废城,西三十里的科乎滩的废城,甚至于县治九层楼至今仍有汉城(加科尔)之名,可见当初设堡立镇,本已相当安定了。
第二,梯田的遗迹,也是只要留心便随地可见的,当初已经种田,有了定居的生活,藏民占了以后就变成草地,从事游牧生活了,这样演化过程的颠倒,即已定居的藏民尚不乏反为游牧生活的例子。
第三,现在许多喇嘛寺是就原来汉寺改建的,汉寺是宫殿式,喇嘛寺是立体式,差不多谁都知道了,可是现在的喇嘛寺而有宫殿式的建筑的,除了有的是模仿内地以外,许多则是当初汉寺原有的房顶。譬如夏河五十里白石崖寺,东百里桥沟一个小寺院,都是如此。其他各处,只要留心,例子很多。再则,喇嘛寺与汉寺都是佛教,不过前者包括密宗罢了。密宗喇嘛遇着显宗的和尚庙(喇嘛与和尚都译的是印度话“阿利阿”,即上师)佛像还是一样崇拜的,再加上密宗的护法神便够了。所以许多现在的喇嘛寺乃是将当初的汉寺加以壁画的涂改而成的。临洮南十里小村与职蒙学校的地方都还遗留着喇嘛庙,可见藏民文化内侵的痕迹。
第四,各处县郡志书,虽未必正确,也有何时遇到藏兵的记载,于此,下文尚多例证,不再列举。至于散在各处的金石,如白石岩寺汉寺原建时,里面有成化十九年(公元1483年)的钟,夏河南三站路过阔尔勤山(拉)路旁一石上有“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临巩兵备道河州副总兵……收番……此……河州营领兵中军指挥宋希尧随征指挥宋邦千总指挥妙筹。”等字样,则历史更近。
第五,各喇嘛寺院与土官的私藏谱系,都说何时由藏迁来,如四川汶川瓦寺土司“宣慰使司宣慰使”一世祖于正统六年(1441年)始由乌斯藏来驻涂禹山;甘肃省卓尼杨土司“保安司令”始祖于永乐二年(1404年)“率叠番等族献地投诚”;西宁塔尔寺于万历六年(1578年)始建,夏河拉卜楞寺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始建,都证明藏民文化在此一地带,历史并不很久,这一类的史籍,以后例子尚多,此处不赘。
以上证明了现在的安多藏民区原来并不如此,再向上溯,则于“西北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一点,更可证明了。
秦穆公霸西戎,厉公时(公元前700年)羌人无弋援剑者入黄河,析支,河湟一带,唐贞观时(公元627~649年)吐蕃崛起,移殖到此一带,即现在之藏族。今日种族的名称,文化的形色,虽然复杂得无以复加,然可约为两大部门:一为内地文化,勉强称为汉人文化;一为边疆文化,可以称为藏人文化,羌有语言而无文字,受学校教育者写国文;戎亦有语言而无文字,受唯一教育(寺院教育)者写藏文,其他种种,则或附于羌之系,或附于戎之系,归根结底说,这样悠久的文化生理等过程,不但使历史上的伟人成了我们共同的祖先,即书不同文的藏民一自唐文成公主及金城公主嫁与两代藏王(公元641年和710年)以来,也与我们有不可分解的血缘关系。
藏民既是后起的,而且语言系统也不同,当然不能象一切人所说是羌民的后代。那么甘青两省的羌人哪里去了?按情理一部南迁了,如在四川所见的羌民;一部则被同化了,既同化于汉、也同化于藏,“伏羌”、“宁羌”、“镇羌”一类的地名,便是对付羌人的“文化遗留”——然不可将那时的羌与吐蕃混为一谈。吐蕃,现在叫作藏,“文化遗留”乃是“平番”之类。
以上为历史的简略层次,本非附带可以说明,因一般误解,提示如此,以下再谈民族的分布。
一、汶川 二、理番 三、茂县 四、松潘(均从略)
五、夏河
夏河县在大夏河旁。夏河县无志书,原隶青海之循化厅;循化有志。按县境初属青海黄河南亲王,以后亲王请嘉样来此建寺,始称拉卜楞(义为“活佛公馆”),始多僧俗居民。民国七年与十三年此地与青海军发生冲突,乃于十六年划归甘肃,成立夏河设治局,十七年改县。黄河南亲王据其藏文家谱,为蒙古和硕特部之前首旗,乃固实汗之后裔,盖元太祖之弟哈布图哈萨尔传九世至卫拉特汗,其子哈民诺彦洪果尔有子六人,第四即固实汗;汗之长曾孙于康熙四年(1665年)授“多罗贝勒”职;递升至雍正元年(1722年)晋封为亲王。迎嘉样一世由拉萨返里建寺,并布施拉卜楞辖地者,即此亲王。
据拉寺藏文史料,嘉样一世生于顺治五年(1678年),示寂于康熙十六年(1721年),原籍寺北甘家滩人,二十一岁赴藏,二十七岁在达赖五世前受比丘戒,五十三至六十岁为哲棒寺果莽经堂法台(教务主任),六十二岁时被 亲王迎请回籍 ,建显教经堂,成拉卜楞寺,六十九岁建密宗下院(许多刊物谬谓拉寺建于明洪武年间,盖扗撰耳)。嘉样二世生于雍正六年(1782年),示寂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青海囊谦人,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建时轮金刚藏历密宗院,四九年建立医学密宗院。嘉样三世生于乾隆五七年(1792年),寂于咸丰六年(1856年),青海年托禾人,经手来建新学院,只完成前世起始的医学院。嘉样四世生于咸丰六年,示寂于民国五年,西康德格人,光绪七年(一八八一)建有欢喜金刚夏历密宗院。嘉样五世生于民国五年,西康理化人,二十九年起始建密宗上院。
寺院现在号称三千六百僧众,大小五百活佛;以历史关系,兼有政教两权。估计境内居民分布数量如下:
(1)所谓“十三庄”藏民名“拉四族”:㈠唐纳禾,㈡洒禾尔,㈢他哇,㈣德琼。唐纳禾在大夏河南,与他哇及寺院对面,包括我尔乔禾村,约三十二户。上下唐纳禾村约八六户,雷只禾村(河北岸),四七户;洒伊与兰谢尔二村共称三音诺,约五五户。共约三二三户,以每户三、七人计(他哇统计平均数可作土房区估计),约八二五一口,主要为藏民。
洒禾尔包括河北岸之洒禾尔村、甲悟村,以及伏地沟之伏地村,共约一○二户,三七七口,主要为藏民。
他哇即县治,包括上下他哇,据二十八年保甲统计,下他哇五五六户,一七○九口,汉占百分之四十,藏占百分之三五,回占百分之二十。
德琼包括日禾扎、门纳禾、尕尔得、隆可塘、伊琼塘、勒街禾等村,共约六十家,二二二口。
(2)治西三十里外之三科滩,约二五○家帐篷,以每家四口计(帐篷区平均数)共千口。境内有亲民僧官名“勾哇”者一人,由“大昂”八十名待者中遴派,三年一任。以下有“爵混”四人。
(3)向西南四牛站至阔材,约帐篷二百家,八百口。境内有“勾哇”一人,以下“葛供窝”六人;哥哥尔寺纳僧侣百人,法台(赤哇 )由拉寺派。
(4)再西南一站大参,黄河南亲王属民藏化蒙古约帐篷三百家,千二百口。有土官及以下十“卡根”。
(5)再西南一站,过大参山至外四。亲王属民约帐篷百五十家,六百口,有亲民王委派“仓肯”四名管辖。
(6)外四西妥姑有帐篷百家,约四百口,亦亲王属民,有土官及以下四“卡根”。
(7)作草尼玛约帐二百家,八百口。亲民僧官“勾哇”以下有“尼尔哇”一人,“葛拱窝”十人。五族,即作革(不与四川之作革相干),擦木让(来自阿坝),祖辉卡,谋拉(来自桑杂—即撒木擦)及祖辉。境内二寺,一慈哈外祖,约四五十人,法台由拉派;一作回,有八九人,拉寺供堂活佛管。
(8)由作革尼玛之悟尕四两牛站,马尾边方舟渡黄河至其曲为欧拉,原约帐篷千家,现不及五百,计二千口,分三族,即大族、熊宁、及索禾热。欧拉原只七家,盖加样二世时,东方活佛汗他从二世之请,派其百姓百家为此地属民;百姓不尽欲来,只来七家耳,嘉样二世劝七家按七路移动,即以后繁演之始。七家演为二族,再演为三族,始成现状。
(9)再向东南则四川之“三乔科”(鹊个)有蚕垫禾寺,约二百人,夏徐寺约百五十人,齐哈玛寺约四五十人;“阿坝六族”约千家有拉寺所派代表,大寺熬蒙个约五百人,莪徐、丝哇 、瓦徐、刀吉儿等族各有寺僧十余人;麦顾尔约三百家,均与拉寺有统治关系。
(10)由欧拉东北返作革尼玛,再东北经西仓、桑杂、作革尼玛三地边界,过洮河两马站而至西仓新寺。新寺僧约五百,拉寺有代表,西仓全区十二族共约千家,除二族属夏河外,十族及西仓村均属临潭管辖。
(11)东行一马站至吉仓寺,有僧百人;垃寺有昂次,无代表,全境归独立之“勾哇 ”二人及所派之“老者”八人管辖;有土房百五十家,帐篷六聚落(帐篷环居之单位,名“惹固尔”)。
(12)东北十五里麦秀,土房约百家,合三百七十口,有麦加寺,僧四五十人,僧官“色木西”数人,拉寺派。
(13)麦秀东南为勒秀,有土房二五○家,合九二五口;拉寺派代表(甘刺伯)一人,“吉哇”一人,两者合派“色木西”四十人。境内四寺,㈠札喜个有僧二百;㈡莫堵个有僧百余;㈢莪阿固个,有僧七八十人;㈣王莪阿地有僧三四十。
(14)由吉仓东北行,过果勤山,山前属麦秀,山后属安曲(阿木去乎)。安曲寺有拉寺所派“吉哇”代表各一人,侍僧(达哇)四人,“色木西”八十人,寺僧二五○人,分三经堂,㈠显教,㈡续部密宗,㈢时轮金刚密宗。
(15)安曲东二十里至保拉,分四族:㈠曹儿个;㈡回擦欧那;㈢窝杂;㈣尕加古打,皆房居,共约三百家,合千一百一十口。
(16)东北二十五里至刀哈 ,两族:㈠加期唐巴,㈡欧哇尼尕,共九小村,约百家,合三百七十口。
(17)东北二十里至黑错,为夏河县治。以外惟一市场(每十天一集),二十八年保甲统计市内汉回居民与陌务、卡加两村合计共三二六户,一二三二口,汉回居多。寺为显宗,寺主为色赤活佛第四,与川甘交界拉木寺有关系;其下之锁藏活佛与内地之关系独多,僧约三百五十名,九层楼之建筑有名。所有黑错四族,即左兹、扎末尔、那哇、日尼,共约七百口,多帐居。
(18)东二十里陌务,除本村汉回以外,藏民五族,归五土官管辖(所谓“陌务八旗”原属循化,光绪初归洮州,夏河立县复归夏河),即陌务族、日多马族、只给族、农哇族、爱那垛尔族;共约千余家,十分之四房居,十分之六帐居,约三八二○口。
(19)北二十里卡加,即下卡加(卡加莽妈),除村内汉民已包括在黑错隆洼等保甲统计外,藏民房居及帐篷共约一百五十家,合六六○口(上卡加下卡加多妈,不在范围以内)。
(20)西北六十里隆洼村,除黑错卡加合计之回汉居民外,境内藏民皆房居,共约三百家,合千四百八十口。
(21)隆洼之南,黑错之西,县治之东南,安曲之北与东北,为杂由。此地藏民约百八十家,合六百口,归头人阿尔卡管辖。
(22)由隆洼西登大麦山,过山西行十里即大麦滩村,除村内汉回编入王尕滩联保外,房居藏民约百五十家,合七百四十口。
(23)由大麦东行十里闪堂,再二十里沙沟,再十里王尕滩,即入火儿藏范围,一为娲尼,一为滚却蒙西,一为真至,房居藏民(少数汉回)共男九三九、女一、一八三,合二、一二二口。
(24)由古堆寺东行,而桥沟、清水、晒经滩、士门关,五十里至县界(出关属临夏)至火儿藏四族之一玛尼地方,房居藏民(少数汉回)共男六二一、女六一一,合一、二三二口。
(25)县治北四十里至二十家六族境,一上甘家,二中甘家,三卡加,四西古尔,五色日禾,六仁勤,共约帐篷三百家,合千二百口,白石岩寺在其境,寺主为女活佛,第五世寂于二十四年后,尚未迎新转世,寺旁有洞相传为胜乐金刚地,寺内有钟,成化十九年(1483年)立,寺南有笨颇教(本地口音”温布“),寺名左圭个儿,属花教派,有在家喇嘛七八十人,”转古拉“时右旋(反于时针方向),与红黄两教相反。再南有八角古城,内居藏民三十五家,计百五十人(内有汉人五六家)。
(26)甘家之西南为仁安帐篷区,原属青海之同仁;有寺曰甘坪。
以上总计夏河境内居民占有房居者一三、二四九口,帐房者二六、四二○口(藏民二三、二二七,藏地蒙民三、二○○)。出家者七、六四○,共四七、三一六口,与方志《拉卜楞专号》所判断应在三四万之间者,竟相去甚近。
教育,全县有中央职校一所,五十人(办法与松潘同,藏民文化促进会小学一所与县立大夏街小学一所,各纳百人,女子小学一所,约八十人,县治以外黑错、陌务、卡加、清水桥沟等处各短小一所,三四十人,又有拉卜楞巡回施教队(现已取消)与民众教育馆,均启蒙时期。
六、临潭
由夏河东南行,百二十里黑错,系普通山路;再百二十里至临潭旧城。按原临潭废县遗址,在县城西七十里——汉章帝时,“诸羌退聚洮阳”即此。蜀汉景耀五年(262年)姜维代魏侵洮阳,惠帝时为群羌所据,宋元嘉四年(427年)洮阳羌叛,既而吐谷浑据之;后周收复,唐贞观四年(630年)属旭州,八年废旭州,属洮州;后没于吐番,曰临洮城;宋大观中复为洮州。
临潭,尤其是旧城,本为商业重镇,洪武二年置茶马司,自明永乐间杨土司摄政卓尼,彼族戢然,西北边防,实甚赖之。
全县人口,志载光绪五年(1879年)清查汉民三五四一户,二○、四三○口,回民一、二五○户,一○、一一六口,合计三○、五四六口。编志时汉民五、六七二户,四○、九二○口;回民一、六六八户,一○、六八三口;合计五一、六○三口,此皆卓尼尚未设治,仍在临潭范围以内,据二十九年县政府保甲统计,现在保甲范围全数九,一○六户,四二、四三○口(男二○、三一○,女二二、一二○)。藏汉回都在其内,再加上桑杂(双岔或撒木擦)、色赤寺(拉木寺之一)、阿拉王旗、西仓等,未入保甲之藏民约八、五九四口,全县共有五一、○二四口,比例数蒙(藏)约一一、三○○口,余为汉回。回教派别以旧城西道堂之新教为最著,自认为前代南京移民;行集合资本制,一面深入草地,一面不使教内穷苦者无告,所以若干次变乱,回民独多复兴地方之功。
志书所载藏民区域,除卓尼当俟另述于后外,计有:
(一)资堡族咎土司境,在治东南二十里。始祖南秀节,系底古藏族(洮州卫)头目,洪武十一年(1378年)率部投曹国公,十九年(1386年)随马烨征叠州(今名叠部或铁部),受洮州卫世袭中千户所百户之职。卜尔结时永乐三年(1405年)赐姓咎,八年招扶刺章等百零七族。咎诚于正德五年(1510年)袭职,授世袭副千户。咎震于万历三年(1575年)授世袭指挥佥事。咎承福于康熙十四年(1675年)授游击衔,光绪时咎天锡领土守备一,千总二、把总、经制、外委各二,辖七旗、七六族,三八四户:计上西路旗十五族,下西路旗十五族,牙卡路旗(资堡)十四族,南乡那麻那旗八族,东乡禄元山旗五族,约沙旗九族,北乡拉布什旗十族。现土司咎善庭,报房居人民千一百五十口。
(二)着逊族杨土司境,在治西十五里,始祖藏人杨寿,于嘉靖时授世袭副千户,杨国成以征黑错寺功(道光二十六年,如上述)赏世袭云骑尉,辖七族,三十户。现土司杨延选,报房居人民二四三口。
三)垂巴寺(牙当寺)僧纲境,距城七五里,始阿旺老布藏为西藏喇嘛,成化三年(1467年)入关,在洮州卫古 务他地方诵经。于嘉靖元年(1522年)建缘巴寺及江口寺,万历八年(1580年)敕赐垂巴寺。辖寺三,僧四一○,民十族六三户。
(四)着洛寺僧纲境,在治四十里,始祖于永乐十六年(1418年)为着洛藏族”番目“,辖二三族,民百十三户,现僧纲姓杨,报房居人民一六三户。
(五)麻尔寺僧纲境,在治西六十里。始祖藏人于洪武六年(1373年)为”西藏膳王世袭千户“。其子于永乐三年(1405年)后入关,居阳坡庄建寺。管二十二族,民百二十户,僧一八三口。
(六)园成寺僧正境,在治南十里,太监侯显于洪武时诣乌斯藏(西藏)迎如来大贤法王时建,管四族,十八户,僧四三名。
(七)色赤寺(拉木寺)辖境,交四川北界白水江,报管帐房百七十家,八四○口,阿拉五旗报土房百五十户,七五四口,号”南番“。
(八)日九卡头人辖境,报土房二十四户,百六十七人,桑杂(双岔)土官辖境,报帐房三二○户,土房二百户,合四千户。
按县内旧城以商业为主,新城附近农业仅次于岷县,因洮河之利,林木称美 ,除藏区一般产物外,特产以”洮砚“著名。石产洮河喇嘛崖,离治城九十里。旧城南十里羊巴城,原为石堡城,城内原有八稜石碑,系唐天宝八年(749年)所立。碑文为”石堡城战楼颂“,乃哥舒翰攻吐蕃记功之作。盖当时吐蕃守者数百人,致唐兵死者数万始克者。
县内居民 ,因彼此接触已久,汉染藏化,藏染汉化,现象颇著。
教育方面,保甲范围四二、四三○口之中,学龄儿童计二四、八一五,已入学者有九、二五○,未入者有一五、五六五。入学儿童,分配于完小五所,初小四所,短小十八所,边小六所(同短小)。
七、卓尼
据传说”卓尼“原义为”马尾松“;盖明朝建红教喇嘛寺时,有松正当寺址,大小、高矮、地位,均适柱用,故砍伐而用之,即以名寺及其地。据前引之洮州厅志,永乐二年(1404年)〓的率“叠番达拉等族献地投诚”,十六年(1418年)以功授世袭指挥佥事兼武德将军。以次传赞卜为力(宣德四年)、扎什癿(天顺)、哈节(成化),至旺秀(正德时)赐姓杨,改名洪。以次再传杨臻(嘉靖)、杨葵明(万历)、杨国龙(天启),至杨朝梁(康熙十四年),因平吴三桂事参战有功,授”洮岷副将并加世袭拜他剌布勒哈番三品世职,准袭二次“。子杨威于二十年(1681年)袭职,以功授随营游击。其子杨汝松于四五年(1706年)袭职,其子杨仲霄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袭职,其子杨昭乾隆辛酉(1741年)武举,未袭而卒。传杨声(乾隆二十五年)至杨宗业(乾隆四五年),因河州(临夏)之乱以功赏三品顶戴,领受兵部号纸。传弟宗基(嘉庆十七年),兼摄禅定寺(卓尼大寺)世袭僧纲。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传于杨元,后二年随青海大臣达洪阿剿黑错,以报捐军,功赏三品顶戴,又以剿办循化撒拉赏二品花翎,加“志勇巴图鲁”名号。又以收抚洮州新旧二城,赏头品顶戴,照军劳头等之功加一级,子杨作霖于光绪六年(1880年)袭职,因随父战功赏头品顶戴花翎,兼摄护国禅师(禅定寺)。承嗣重孙杨积庆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袭,亦兼护国禅师。民国二十六年后,其子二,一袭土司位授保安司令,一袭护国禅师位。
禅定寺系康熙四九年(1710年)所赐名。初建于明永乐间红教学者作干怕哇 ,即用马尾松者。后百余年土司扎什癿(天顺即1457—1464年)之弟仁勤珊宝留学于藏,不满于红教教规,乃改为黄教,有僧三千五百人。又六七十年寺僧什巴善主留学色拉寺,著孙堡经十三本,名闻全藏。四经堂之制始备,即闻思、续部、天文、供事各经堂,尤为全盛时期。民十七年”尕司令“(马仲英)之乱,全寺被 焚,殃及远近驰名之经版,殊可浩叹。
志载土司辖四十八旗,五○二族,一一五九九户。所谓四八旗即:
上冶杓哇旗 九族
班麻旗 九族
岔麻绳的吾旗 六族
约沙必拉旗 七族
多力禾旗 十一族
阿夏旗 十二族
代麻旗 十一族
阿禾旗 十一族
沙麻章住旗 三族
上桥旗 八族
达拉旗 十六族
善扎旗 十八族
迭当旗 十五族
搭巴沟旗 十八族
癿力达加的吾哇买桑旺甫多旗 十七族 包吾什旗 十三族
巴童什旗 十九族
小术部旗 十五族 朱扎七旗 七十五族
当多旗 九族
亦哇旗 二十一族
宁巴旗 九族
上叠部拜扎旗 十族
哇巴旗 十九族
什巴旗 七族
买麻卡送旗 九族
下叠布截你沟旗 二十一族
拉布什旗 三十四族
私吾什旗 十三族
拉麻那旗 十五族
冬禾索旗 九族
大峪沟旗 十族
吁下家人旗 四族
术怕初阴阳二旗 一四族
”黑番“阳山旗 八族
铁坝旗 二十一族
阴山旗 八族
代巴旗 十六族
尼俄娃藏旗 九族
唵子旗 九族
卡巴力秀旗 十一族
据现在估计,设治局辖境共约面积三千七百方里。地分三种,一称“卓洼”,宜畜牧;二称“铁洼”,叠山悬崖;三称“若洼”宜耕。按卓尼城附近多汉民与藏民,无回民,即藏民亦因与内地接触较久,汉化程度较深。妇女装束,多半是身穿青布旗袍,上套小背心,旗袍开膝处,露出大红裤腿;头上束三条发辫,戴一顶软胎瓜皮小帽,这与夏河的装束完全不同。
叠部时束,与一般草地者无殊;男女皆服无面羊裘,不着裤褂。按叠部俗称铁布,在上叠部八石殿哈地方有古城废址,即叠州。洮州厅志载,其处历代为羌戎地;后周武成三年(561年)逐诸羌,始置五香郡,寻又置叠州,治叠州县;隋开皇(581—588)初,郡废;大业(605—616)初,州废,以县属临洮郡。唐复轩叠州,治合川县;天宝(742—755)初曰合川郡,乾元(758—759)初复曰叠州。今则号“生番”,与内地文化最无关系。
八、岷县
据康熙四一年(1702年)汪元絅主修《岷州志》及前述续志初稿,岷为虞夏时雍州之域,兼属梁州;商周至春秋战国为西羌地;西魏文帝大统中始置岷州及同和郡,隋文帝开皇三年(583年)罢郡为州;炀帝大业三年(607年)改州为郡,以为临洮县,后复改分临洮、和政二县,复置岷州,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年)陷吐蕃,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收复,复为岷州,隶熙河路,后隶秦凤路;绍兴(1131—1162)间没于金;元于祐川县境复置岷州,属吐蕃等处宣慰都元帅府,隶脱思麻路;明洪武二年(1369年)元将李思齐以洮岷降,十一年(1377年)齐国公李景隆奉制开设岷州卫军民指挥司,隶陕西都司,领军民千户所四,西固军民千户所一,并经历司编户十六里,又徙岐山县在城里民居之,谓之“样民”,总计十七里,是年秋,始筑城垣,于此可见羌民迁徙同化以及藏民侵入同化之迹,又载岷县与礼县“插花地”之由来,亦见文化接触之象,续志曰“明初榛莽,官招开垦,两邑民来工作,及成熟升科,各报其管官登册;故十里之间,两县错互。叠部以西号“卓挂”,译童“真种”,亦见土著心目中混血与以西北较纯粹之藏民有别。
县城南有二郎山,民俗于夏历五月初十至十二日有观音湫池之游,进香酬愿,络绎于途。既而于十三四五三日有湫神之会,以祈丰年。
岷县为农业区,而以药材为特产。
所谓藏区,据《岷州志》,有:
(1)园党寺国师,在茶埠峪,距城东北十五里。其先于明成化间,因征番有功,封弘济光教大国师,辖三十五寺。康熙十四年(1675年)平吴三桂乱亦有功。
(2)多纳族赵土司,在城南四十里,原革耶族,明宣德间授世袭,平吴三桂乱亦有功。辖四三族,隘口五七处。
(3)宕昌马土司,在城南百二十里。先在洪武间以功授世袭土百户,康熙十三年以捐助功给署都司佥书札付,管十六族。
(4)攒都沟后土司,在城北八十里,三世祖汉于成化间往乌斯藏公干,授世袭土百户,管藏民二九○名。
(5)麻童赵头目,在城东南八十里。洪武间土百户,管三族。
(6)闾井后头目,在城东百二十里。洪武二十八年土百户,管十二户。
(7)黑峪寺黄僧纲司,在城南三一○里,先于康熙二十七年投诚,管二十七族。
明时“岷番八九族”,清时仍有每族以马易茶之制。
志载古城没于附近藏区者,亦应附录于此:(一)分叠城,在西固之西,距武都关二十五里;(二)华严城在打坝川,距武都关四十里;俱属黑峪寺僧纲司管辖。(三)喇答城,距打坝川十五里,属赵土司管辖。(四)龛谷城。(五)莲花城。(六)宗哥城。
至于教育,虽水平仍低,然于数量到底还算不愧为全区最富庶之县。计二一三、六四一人口中,学令儿童二一、一四○,有就学者三、六九五人,失学者一六、九四五人。就学儿童,分配于初中一所,中心小学七所,保国民学校四三所,短小二一所,边小二所之中。再加战时民众补习教育共有学生一万五千名。学校外有民众教育馆一所。
本区大部为藏民,就观感所及记述于上。(本文为作者亲自调查所写,对安多藏区的民族成份,民族分布,部落名称,部落辖区户数人口,宗教信仰以及重要寺院都作了详尽的记述,特别是对各地的教育设施,学生及教员数目,学校经费等都作了调查,为我们研究该地区情况提供了翔实可靠的资料。本文约有一半涉及四川某些地区民族宗教问题,这些民族宗教问题虽与甘肃有关,但摘录时从略。全文26,000字)
地区甘肃省
分类号MZYJ
 
Copyright 2013-2014 TPI© 如有意见和建议,请E-mail至 TPI©cnki.net
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